图片展示

迟福林:“十四五”面临的四个大变局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围绕“经济转型升级的基本趋势与重大任务”作专题报告



我们转型升级蕴藏巨大潜力的释放,但是这个潜力释放需要有动力,这个动力就是“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到底怎么形成未来五年发展的总思路,最近国家发改委委托我们刚刚完成一份报告《“十四五”我国改革开放总体思路研究》,研究的主题就是“以高水平开放为主线形成发展改革新布局”,《“十四五”我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总体思路研究》。


我从“十四五”要以高水平开放为主线形成改革发展新布局,要不要以高水平开放为主线,为什么要以高水平开放为主线,高水平开放会有什么突破,它对发展和改革意味着什么几个方面来和大家重点做一个交流。


 总的看法是,在我国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与新科技革命的背景下,近14亿人的大市场走向高质量发展,需要加快推进扩大开放与经济转型升级的直接融合,并且在这个融合中有效释放经济转型升级的巨大内需潜力,形成深化改革的新动力,由此赢得国内发展和国际竞争的主动。


处于大变局中的“十四五”。我认为“十四五”在我们共和国的历史上将十分重要,是奠定我们大国走向强国的一个最重要的五年。




(1)未来五年,经济全球化正处于发展、调整、变革的关键时期,而且是一个相当复杂的时期。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势头增强,威胁全球自由贸易进程。2018年全球贸易量同比仅增长3%,增幅较2017年回落1.6个百分点,预计2019年增幅将进一步降至2.6%。现在有个估计,全球经济增长将陷入一个中长期低迷的状态。“十四五”期间,全球货物贸易增速低于GDP增速的格局仍将大概率持续。对我国来讲,更重要的面临着几个方面的严峻挑战,一是全球经贸规则加速重构对我们的挑战。美国和欧洲基本达成共识,美国和日本刚刚签了:美欧日致力于打造“零关税同盟”,意在主导全球经贸规则重构,并企图将许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我国)排除在这样的经济体系之外。与此同时,有可能美国退出WTO,所以我们要高度警惕美国退出WTO以及美国和欧洲、日本搞“零关税同盟”对经济全球化及我国外部发展环境的重大影响。谋划“十四五”时期的改革开放,推进“十四五”的经济转型升级,需要把握这样大变局下经济全球化的新趋势。


(2)未来五年,重塑中美大国经贸关系的关键时期。美国总统特朗普昨天又发出新的声音,一个企图是把中国在美国上市的企业清出去,二是企图想对中国新增加一批企业调查,公布一些企业名单。当然,美国的产业资本、金融资本、科技资本之间的斗争,也并不是很简单的。但是总体来说,中美的经贸关系对全球有着极大的影响,对我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进程,对我国的经济增长也有着重要的影响。


去年四月份,我跟新华社记者谈中美问题,我说我有三个问题很重要:一是长期大于短期。短期内,中美贸易摩擦,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有所缓和,但是长期来看中美的经济竞争,而且逐步的增大,这是长期的趋势。固然这个进展对全球经济的稳定,对我国经济增长的稳定,对我国经济转型升级都有着一些积极利益,但是中美之间的竞争大于合作的格局将是长期的问题。所以,一定要立足长期来解决短期问题。


第二个判断,多边影响大于双边影响。美国挑起的这场经贸摩擦,是对多边主义全球化的挑战,对WTO全球经济秩序的挑战。所以我们说,双边的问题一定要以多边为原则,不能牺牲多边,也就是说我们坚持经济全球化,坚持国际经济治理、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美国到今天很重要的一条是“美国优先”,特朗普不管怎么样还有民意基础,所以中美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坚持多边主义,坚持经济全球化的大方向,这样的前提下才能妥善解决中美问题,而且解决中美问题不以牺牲多边主义为前提。


第三个判断,间接影响大于直接影响。美国除了打贸易牌外,还会打出某些组合牌,影响国际资本流向,严重干扰我国发展的国际环境、外部环境。未来五年,中美经贸关系的问题,对全球、对我国都有着重要的影响。最近,我们在一个研究报告提出:未来十年,重塑中美大国经贸关系处在十分关键的时期。我们应该看到,未来五到十年是重塑中美关系,尤其经济关系的关键时期,需要以“全球视野、长期视角、战略思维”重塑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3)新一轮科技革命引领产业变革的历史机遇期。现在议论我们未来的经济发展,其中一个可能变化最大的影响因素是科技革命变革。科技革命有些方面可能出乎意料。第四次工业革命将重塑全球产业分工格局。未来几年,一系列新兴信息技术将进入到产业化普及阶段。预计到2025年,全球数字经济规模将达23万亿美元,在2017年12.9万亿美元的基础上增长近一倍。


(4)周边合作的机遇与挑战并存。8月5日,中马纪念建交15周年,由中国外交协会和马来西亚的研讨会举办,我在会上就中马率先推进泛南海合作提了六条建议,得到马方的认可。10月8日,我将随着中国外交协会一起到菲律宾谈中菲合作,中菲有条件在泛南海合作方面率先走一步。我的意思是,从短期看,南海局势趋稳向好,总体可控。我国与东盟签署旨在稳定南海大局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并提前完成了“南海行为准则”单一磋商文本草案的第一轮审读等。但从中长期看,影响南海形势的不利因素并未得到根本消除,泛南海区域内经贸合作仍面临着多方面的不确定性。


大家知道,海南明年上半年,按照预计将宣布自由贸易港总体方案。海洋自由贸易港可以三句话来说:第一句话,战略定位。这和我30多年前来海南想搞单独关税区、特别关税区有一个重大的不同,中央正式在12号文件提出来,把海南打造成我国面向太平洋、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这是中央对海南的战略定位,也是海南自由贸易港的重大使命。


第二句话,产业定位。总书记说得很清楚,海南不以加工制造为主,而主要发展旅游、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一句话,以服务贸易为主导。


第三句话,开放为先、制度创新为核心。所以在海关制度、财税制度、金融制度以及重大行政体制安排方面,如何解放思想,如何能够和总书记要求的与世界最高开放形态相适应的制度创新,在这方面还要做出重大努力。


 在这个背景下,以海南自由贸易港为平台,通过加快构建“泛南海旅游合作圈”继而带动“泛南海经济合作圈”(圈子含16个国家,包括台湾、香港的7个地区),增加泛南海区域各国和地区的经贸、人员交往,以交往带动合作,推动各国携手共建泛南海海洋命运共同体。我们未来五年外部的大环境、大背景,和处在大变局中的“十四五”,对于我们确立“十四五”改革开放总体思路或者发展的总的思路很重要。

(本文根据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新时代学习大讲堂第二十二期时代前沿知识专题讲座上的资料整理)



推荐阅读:关于举办“十四五规划”编制方法及重点问题研究专题培训班的通知(12月6日海口市)



 “十四五”规划最新要闻  >



十四五规划信息网 版权所有©2018 备案号: 京ICP备18064283号

客服中心
联系电话
010-57015177 18910325868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二维码